非全日制研究生
歡迎訪問記者觀察官方網站!
國際刊號:ISSN1004-3799 國內刊號:CN14-1155/G2 郵發代號:22-101 關 注 精 英 守 望 信 仰
電話:0351-7026018
您現在位置:記者觀察雜志社 > 輿情 > 瀏覽文章
偽造文書解除“老賴”限制? 充分釋疑方能恢復公信力
作者:楊藍 來源:人民網 時間:2019-12-3 15:23:27 點擊數:(0)0

閱讀提示:近日,央廣“中國之聲”報道,有人舉報江蘇省丹陽市人民法院存在偽造法律文件、違法解除“老賴”出境限制的情況。但是,涉事法院回應稱,舉報人提供的文件并非法院的正式文書,而是辦案過程中填入相關信息后由系統自動生成的。究竟是法院私放“老賴”出國后“甩鍋”給系統,還是系統真的存在漏洞,成為熱議焦點。

輿情要點

● 解除限制出境文書出現

2016年,因民間的多方借貸糾紛,江蘇丹陽的徐先生將吳某某告上法庭。經過鎮江、丹陽(丹陽系鎮江下屬縣級市)兩級法院原審、重審共計4次,判決及裁定之后,2018522日,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判定吳某某欠徐先生6000多萬元本金及未支付的利息。但是,吳某某沒有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,法院也沒有將查封的相關房產等進入評估拍賣程序。徐先生于20187月向丹陽市人民法院申請限制吳某某夫婦出境。

同年8月,丹陽市人民法院作出了限制吳某某和妻子魏某出境的決定書,要求吳某某和妻子魏某在本案執行期間不得出境。

然而,在徐先生不知情的情況下,一份丹陽市人民法院工作人員提供的,在20181017日作出的解除限制吳某某和妻子魏某出境的決定書顯示:“本院在執行過程中,雙方達成執行和解,申請執行人書面向本院申請解除對吳某某限制出境”。

● 丹陽法院:系統自動生成 不存在偽造文書

丹陽市人民法院相關負責人表示,不存在偽造文書、私放“老賴”出國的情況。法院的確在201810月解除了對吳某某夫婦的出境限制,但是并不是依據20181017日作出的文書,而是根據吳某某夫婦提出的申請,于20181022日制作了解除被執行人的出境決定書。至于20181017日的這份蓋著丹陽法院公章的解除限制出境決定書,系案件承辦人在辦案過程中制作文書時由系統自動生成,且因法院電腦升級未傳輸到公安局和出入境部門,也不是正式文書。

此外,他還表示,解除限制出境文書的產生過程是否存在問題,已經移送紀檢監察部門進行調查,調查和處理結果會及時公布。“我們也到公安部門進行了查詢,被執行人吳某某在201810月以后,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出過境。他的妻子魏某是在2019年的6月,去過澳門幾天,但現在也在境內”。

● 鎮江中院:已成立調查組展開調查

118日,丹陽市人民法院再次作出了限制吳某某夫婦出境的執行決定書。

1127日,@鎮江中院(江蘇省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官方微博)發布關于對丹陽法院“疑似暗箱操作解除老賴限制出境”開展調查的通報稱,于1126日迅速成立由執行局、監察室、信息中心等部門組成的聯合調查組展開調查。調查處理情況將及時向社會公布。同時,將對全市法院執行領域存在的突出問題進行全面督查和整頓。

輿情反饋

◆ 光明網:電腦升級的說辭太低級

事件甫一發生,法院就將“鍋”甩給了電腦升級,絲毫不能為他們的反常辯護,反而有更多需要解釋的地方。比如,對于吳某某欠債不還為什么沒有強制執行,法院判決以來吳某某名下財產有沒有異常變動,那份解除出境限制的法律文書是否有效等。這些關系到法院執行力和公信力,如果不能保證判決被執行,那以后誰還能信任法院?

另外,涉及到所謂系統升級的問題。系統升級竟然能自動生成“雙方達成執行和解”這樣的內容,而且還有抬頭和公章,拋開案件的是非不論,系統存在如此大漏洞,不已經是挺可怕的一件事了么?誰負責的這個系統升級,有沒有造成別的漏洞,顯然都需要調查,都需要有人為此負責。

◆ 四川在線:是系統漏洞還是人心漏洞?

沒想到,在過了“臨時工背鍋”的這許多年后,“人工智能”也被迫走上了“擋槍”的“不歸路”。

當地法院口中那份“正式”的解除限制出境決定書是否合法合規?法院又為何在是否解除限制吳某某夫婦出境的問題上來回反復?究竟是“系統失誤”還是“人心漏洞”?究竟是法院合法操作還是與被執行人“瓜田李下暗度陳倉”?這些問題不僅亟待給申請執行人一個交代,也更需要給社會民眾一個交代,給司法公信力一個交代,畢竟,司法公平的權威容不得“自己人”褻瀆怠慢,“系統Bug”更是背不動這口“失職瀆職”的大“鍋”。

◆《深圳特區報》:法律的公正不能被系統漏洞污染

其實,公眾寧愿希望確實是丹陽市人民法院的辦公系統出現了漏洞。思想家培根說:“犯罪是無視法律,好比污染了水流;而不公正的審判則是毀壞法律,好比污染了水源。”相較于辦公系統的漏洞,法律的水源被污染了更不容易治理。

目前,當地紀檢監察部門已經介入進行調查。期待調查結果能夠充分釋疑,一旦發現瀆職枉法的行為,就當嚴肅追究相關人員責任,而不能聽之任之將責任甩給“系統”,畢竟“系統”是用來辦公而不是用來“背鍋”的。

網民觀點選摘

@隕落的今天:從201810月就解除出境限制,至今1年多過去,申請執行人權益幾乎沒有實現,單單這一點,就足以對吳某某申請解除限制事由的合法性產生質疑。

@忽然之間:涉嫌違法違規的錯漏文件既然沒有發生法律效力,那么自然就不存在丹陽市人民法院制作假文書放“老賴”出境的情況。看似自洽的邏輯卻疑點叢生。

@一顆帥帥帥:“老賴”被限制出境,若是自己申請解除,相關程序符合法律規定嗎?

@傾城之戀:蓋章立信。文書加蓋印章后對外出具即是正式文書,這“不正式”的說法也有些自相矛盾。

@小蒼蘭香的蔚藍:如果不一一解答公眾疑問,真的很難服眾。

@木子:一定要好好查查,倘若存在司法腐敗,將損傷人民對法律的信任。

@一只土撥鼠: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反應還算迅速,既然承諾了要好好調查,就不可敷衍,要給出讓人信服的結果。

輿情觀察

明明是因為不償還高額欠款被法律明令限制出境的“老賴”,卻在沒有還上欠款的情況下,限制被解除了。而且,還出現了兩份解除限制決定書,一份顯示雙方達成和解,申請執行人書面向法院申請解除被執行人的限制;另一份則顯示,由被執行人自己申請而解除限制。不管生效的是哪份決定書,吳某某夫婦被解除限制出境都疑點重重,讓人生疑。

然而,丹陽法院相關負責人的回應不僅沒有解答徐先生和公眾對于20181017日解除限制決定書中徐先生“被和解”的問題,同時還帶出更多的疑問——首先,在什么情況下系統自動生成了這份文件?有網民指出,即便真如法院所說,是系統出現漏洞,但是,自動生成子虛烏有的“雙方達成執行和解”,且蓋上了法院公章。這樣的情況,不知道該說系統太不靠譜,還是過于智能?

其次,在吳某某沒有履行償還欠款義務的情況下,為什么可以自己申請解除限制?最高人民法院2008年出臺的《關于適用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〉執行程序若干問題的解釋》第三十八條明確規定,在限制出境期間,被執行人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全部債務,執行法院應當及時解除限制出境措施;被執行人提供充分、有效的擔保或者申請執行人同意的,可以解除限制出境措施。也就是說,在還錢、擔保、和解三種情況之外,不能解除限制。現在還錢、和解的情況不存在,那是不是“提供了充分、有效的擔保”呢?

目前,相關問題已經移送紀檢監察部門進行調查。同時,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也表示,成立聯合調查組展開調查,并承諾及時公布調查結果,解答公眾疑問,讓公眾看到了司法機關對司法公信力的重視,一定程度上平息了輿情。但是,要真正解答公眾疑惑,恢復受損公信力,還需當地司法機關針對公眾反映的問題和質疑點,給出詳細的調查結果,畢竟種種疑點關系到是否存在司法腐敗的問題,只有調查清楚、追責到位,才能避免從個案的懷疑升級到對該法院乃至司法公信的失望。

【責任編輯:范蓉

 


關鍵字:

網友評論

 
非全日制研究生 天津快乐十分 11选5怎么玩都是输 东京热四大美女齐上阵 欧美a片快播免费播放 足球即时指数是什么 全球av女优无码 全部股票价格查询 东京热n001照片 暴力强迫反抗系列番号 日本av快播三级片 竞彩比分直播新浪 视频 郑州沐足哪有包吹的 南昌中至麻将群怎么加 e球彩 广西双彩开奖走势图 百度 爵士vs火箭季后赛